栏目分类 News
当前资讯
当前位置: 4166com金沙>>廉政要闻
深度关注丨深化国企领域腐败治理
时间:2023-04-12 13:56  编辑:纪检监察  

 

深度关注丨深化国企领域腐败治理

发布日期:2023-04-12信息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字号:[    ]

纠治关联交易、影子企业等靠企吃企问题 推动加强国有资产监管

深化国企领域腐败治理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纪委监委持续强化国企领域监督,紧盯靠企吃企等问题,整合队伍力量,完善监督机制。图为该区纪委监委通过“室组企”联动方式,对辖区内某国企物资采购情况开展监督检查。 连洁 摄

  北京汽车集团有限企业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接受审查调查;山西省学问旅游投资控股集团有限企业副总经理行连军接受审查调查……近期,各地纪检监察机关查处多名国企领导干部,四川等地公开曝光国企领域违纪违法典型案例,释放出持续整治国企腐败的强烈信号。

  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强调,突出重点领域,深化整治金融、国有企业、政法等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领域和粮食购销等行业的腐败。国企领导干部靠企吃企造成国有资产损失有什么典型表现?暴露出了哪些短板漏洞?如何一体推进“三不腐”、扎牢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篱笆?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关联交易、设租寻租、套取挪用……个别国企领导干部以牺牲企业利益和国有资产为代价,换取个人私利

  近日,紫光集团有限企业原董事长赵伟国涉嫌职务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通报提到,赵伟国身为国企管理人员,将所管理的国企视为私人领地,处心积虑巧取豪夺国有资产,违规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亲友进行经营,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商品,指使上市企业董事实施损害上市企业利益行为,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综观国企领导干部靠企吃企案件,后果往往是企业利益受损、国有资产损失。”重庆市九龙坡区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干部陈清露告诉记者,他们或以企业稀缺资源和盈利机会为筹码换取“感谢费”,或通过套取骗取等手段将公款装进个人口袋,抑或将企业资产资金“送人情”,本质都是损公肥私,以牺牲企业利益和国有资产为代价换取个人私利。

  关联交易,啃食攫取国企利益。一些企业领导干部依附国企的产、供、销环节,获取国企的“特殊关照”和“定点输送”。他们或纵容亲友和特定关系人违规承揽盈利业务赚取巨额利润,或本人违规经商办企业、与他人合伙办企业,通过抬高采购价格、低买高卖赚差价等方式蚕食国企利益。比如,华润山西医药有限企业原总经理张红林成立3家“马甲”企业作为药品供应商。通过某药材企业大量采购低价药后,他再以“马甲”企业的名义高价销售给华润山西医药,从中赚取高额差价。

  设租寻租,坐地收取“买路财”。有的利用资源审批权、物资采购权等对正常经营活动人为设限、收受贿赂,有的与不法商人结成圈子“围啃”企业,有的利用掮客贱卖国有资产捞取回扣等。比如,国电成都金堂发电有限企业原总经理刘兴伟把买煤炭和卖煤灰这两个业务抓在手中,在承揽业务、提高数量、保障价格、拨付煤款等方面给予特定企业关照,形成了长期按吨收取好处费的腐败模式。

  国企资金密集、资源富集、资产聚集,一旦监督流于形式,设租寻租问题极易滋生。“设租寻租多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相伴相生,是企业经济损失的祸因,更是高质量发展的绊脚石。”江苏省连云港市纪委监委法规研究室主任高煜之说,一些国企经营成本居高不下,原因就出在类似刘兴伟这样的问题上。

  套取挪用,将企业当作“提款机”。随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制度日益完善,财务一体化、信息化系统等广泛应用,国企资金监管质效不断提升,但仍有人心存侥幸、顶风违纪。有的以虚构业务、虚设代理等方式曲线套取资金,有的内外勾结“骗钱”、将国有资金供他人使用,有的借保管资金之便大肆挥霍享乐,有的私设“小金库”、将国有资金视作个人福利等。

  “套取挪用国有资金本质上是一种监守自盗,根据情形构成职务侵占、贪污、挪用公款、私分国有资产等犯罪。”高煜之说。

  聚焦隐形变异新动向,着力斩断隐蔽的利益链条

  案发领域与环节集中,是靠企吃企导致国有资产损失问题的特点。陈清露告诉记者,从巡视巡察及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情况来看,工程建设、国企混改、国资收储、境外投资等重点领域,财务管理、资本运营、项目审批、改制重组、采购营销、产权交易等关键环节问题高发。

  一些国企领导干部利用经营特点,用看似正常合规的业务程序为违法犯罪行为穿上“马甲”,手法迭代更新,给查办案件增加了难度。

  在原重庆市融桥融资担保有限责任企业董事长周红梅严重违纪违法案中,周红梅明知为一家企业提供担保贷款额度不能超过企业当年净资产15%,为规避监管,便采取“化整为零”等方式,违规为某企业提供担保贷款2亿元,埋下国有资产流失的巨大隐患。

  “周红梅案是典型的用专业手段逃避监管。”陈清露说,部分从业人员通过违规借贷、违规担保、借金融衍生品交易输送利益等方式帮助企业或个人不当获利,并利用金融领域专业常识,为违纪违法行为打造多重伪装。

  还有人利用企业改制、投资合作、发展新经济业态之机“藏钱”,采取各种方式隐匿、转移、侵吞国有资产,手段更加隐蔽复杂。

  “有的在企业改制中低估资产、隐瞒债权或虚设债务,故意隐匿企业财产;有的把企业非充分竞争领域的业务拿出来搞混改,将优势资源和经营利润让渡给特定企业,搞利益输送;有的‘只混不管’,混改后形成‘国皮民骨’。”浙江省建德市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代长亮说。

  成立“影子企业”、做“影子股东”,也是靠企吃企手段隐形变异的新动向。代长亮先容,此类问题通常表现为内外勾结、欺上瞒下,形成隐蔽稳定的利益链条,涉案金额普遍较大,严重侵害企业利益、破坏企业政治生态。

  失职渎职与受贿行为相伴交织,背后隐藏腐败问题

  国企领导干部的失职渎职、滥用职权,使企业或国家利益遭受严重损失,也是啃食国有资产的行为。

  实地考察是企业合作前的一个重要环节。然而,在带队考察鸿程控股集团有限企业、中企联合融资担保有限企业时,福建龙岩交通发展集团原副总经理、龙物贸易有限企业原董事长陈烽走马观花,一头扎进企业安排的吃喝玩乐之旅,在觥筹交错中将考察目的抛之脑后。

  “考察结束后,陈烽组织人员草草编写了项目建议书。虽然当时财务部门明确提出,鸿程企业提供的年度审计报告不真实,存在虚增利润等问题,但陈烽依然我行我素。”据办案人员先容,陈烽把国有资产视为个人领地,严重违反“三重一大”事项集体决策制度,在未向上级集团报告的情况下自行签订了贸易合同。

  项目合作启动,龙物企业短短数月就向鸿程企业支付了数千万元。此后,陈烽没有跟踪管控,也没有核实贸易货物流转,甚至在发现中企联合融资担保有限企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实行人、存在重大代偿风险时,仍不采取手段,反而继续投入资金,致使企业损失不断扩大。

  失职渎职与受贿行为相伴交织。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鸿程控股集团有限企业原副总经理章某曾以业务回扣款等名义送给陈烽上百万元。

  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纪委监委梳理自2018年以来国企领域违纪违法案件时发现,国企领导干部掌握较大资金管理和处置权力,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较为严重,经济案件频发。从表现情况来看,有的业绩观扭曲,讲规模不讲效益、讲资产不讲负债,随意处置国有资产;有的独断专行擅作主张,违反法律法规和“三重一大”决策程序,留下烂摊子;有的违规进行保证、抵押、质押,或违规动用企业资金买卖期货、股票等,造成企业严重损失或风险;有的在企业改制中不当履职,对企业债权债务、资产等进行不当评估处置;有的擅离职守、失察失管,放任国有资产流失,等等。

  “究其原因,根本在于党建‘责任田’撂荒、‘一岗双责’旁落,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没有与业务工作同研究部署、推进落实。”呈贡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说,部分国企“一把手”党的观念淡漠,在重大事项上以班子会、总经理办公会等代替党委会决策,在党的建设和学习上流于形式,有的甚至长期不召开党委会、支部会,基层党组织管理松散,导致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空。

  约束机制不健全、内外监督虚化,也是国企腐败发生和经营风险增大的重要原因。

  “一些国企在制度体系建设上存在漏洞,监督制约各类重点人员和关键岗位的制度不健全或在实践中被架空。”陈清露说,特别是手握企业资金、资源、资产管理大权的“一把手”,一旦监督缺位,极易任性滥权,从而造成企业政治生态污染、国有资产流失。

  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护航国有资产安全

  国有资产资源来之不易,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财富,决不能成为任人宰割的“唐僧肉”。纪检监察机关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坚决斩断伸向国有资产的“黑手”。

  今年,湖南省纪委监委制定《在省管企业开展靠企吃企问题专项整治的工作方案》,将重点整治关联交易、设租寻租、套取挪用、“雁过拔毛”等突出问题,严查“影子股东”“影子企业”“政商旋转门”等新型腐败和隐性腐败。

  不只是湖南,多地加大查处力度,形成惩治靠企吃企的强大震慑,护航国有资产安全。

  “大家加强对国企的政治生态分析研判,聚焦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持续深化国企监督执纪执法专项行动,严肃查处贪污侵占、挥霍国有资产等违纪违法行为。”九龙坡区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张学英说。

  以案为鉴、以案促改,围绕完善国资监管、促进企业治理、强化内部管理等提出纪检监察建议。针对杭州东部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企业原董事长、总经理沈军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区纪委监委制发监察建议书,督促涉案单位和区属国企开展议事规则和决策程序专项检查、自主招标专项审计,同时在全区开展国企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推动区属国企制定完善工程招投标管理办法、内部审计管理办法、廉政谈话管理办法等制度60余项。

  分类施策、靶向施治,完善权力运行的监督制约机制。针对国企“一把手”违规、盲目决策造成国有资产损失问题,连云港市纪委监委深入剖析决策风险的主要表现和产生根源,细分“盲目决策”“虚假决策”“越权决策”三种类型。其中,针对以传阅、会签、口头商议等方式代替正规程序、虚假决策问题,督促案发单位细化会前、会中、会后的调查研究、论证评估、规范表决等环节,对未履行集体决策程序的由派驻纪检监察组追究责任。

  标本兼治,扎紧风险防控的制度笼子。江苏省常熟市纪委监委与审计局等单位协同联动,围绕融资担保、资金拆借、对外投资等方面推动制定完善一批制度机制,如推动常熟市发展投资有限企业制定《子企业融资担保及资金拆借审核管理办法》《外部专家评审制度》等。

  查处雅安发展投资有限责任企业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柴渝等5名国企“一把手”后,四川省雅安市纪委监委在全市召开警示教育会29次,全覆盖组织观看《国企之蚀》警示教育专题片和学习警示教育读本1300余人次。

  强化固本培元、加强纪律建设,持续增强不想腐的思想自觉。“大家坚持正面引导和反面震慑相结合,开展警示教育、反思整改教育和理想信念教育,增强国企领导干部拒腐防变的抵抗力和免疫力。”雅安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同志说。(柴雅欣)

 
责任编辑:4166com金沙纪委 

湖北路地址:徐州市湖北路68号 | 高职校区地址:徐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 中职校区地址:徐州市云龙区两山口欣欣路东首1号
邮政编码:221000 电话:0516-85722117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7-2014 4166com金沙 苏ICP备05016277号-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